世界武术冠军,亚运会冠军;现任马来西亚国家武术队教练。
 

平江路吃发光物体

  



“娅绮姐姐,你又要往哪里去?”

“袁公子,走!跟姐走!姐带你去见见世面!”

袁公子见我吃完晚餐就急着往外走,好奇我去哪儿,我知道他没地儿玩去,豪爽地招呼他跟我一起出去闲逛。上一次来苏州,已是4年前的事儿了,此番来此,我怎么可能放过。

凑巧今晚是难得一遇的月全食,许多人在空旷地抬头寻望红月,平江路一如4年前那样的静谧,河对街的暗不见光的斑驳墙里,一扇小窗透出黄亮的光,一名身着汉服的姑娘正在窗前弹奏古琴,明知这是那户商家的引客举动,我却乐意上当接受,场景很美,像影视剧。人们与我一样缓行踩在青石板上,街旁飘出评弹与乐曲,交织着江南水乡的吴侬软语,心里无比宁静。

“好想就这里生活了。”这个念头从到达苏州那一刻起就萌生,此刻愈发强烈了。我出身于瓯江畔,虽不是小桥流水,却也是受鱼米滋养生长,江南烟雨霉斑的白墙、偶探绿叶的青瓦、静静流淌的湖水,以及倒映在湖面上的绿树垂柳,这副平和亲切,成为我儿时就刻下的家乡画卷。

走了几步,袁公子发话:“这儿还真不错啊。”再走几步,看着店家价格牌发话:“这儿东西不贵啊,杭州像这样的旅游区贵多了。”我想我是成功达到了他的认可,因为之后一路上不停听到他的表扬:“娅绮姐姐,果然厉害阿!这儿真不错啊!”、“过两天如果放假的话就来这边待几天,坐在河边喝喝茶。”、“下次我要好好待待,带我老婆女儿到这儿来玩挺不错的。”

路上,我买糖山楂,他说好吃,打算离开苏州时打包带回。我买手工芝麻糖,他说好吃,当场也买了一份。我们看到发光的冰品,他说好看,我还没啥想法,他已冲上前要买一个。

说到这个发光物体,袁公子当时一看见就眼神发光,露出了好奇宝宝般的年轻本性,平常那内敛成熟的外表突然就不见了。

他探头问:“多少钱?”

我看着广告牌回答:“15块钱一个,有红色、蓝色、绿色三种口味。”

“我买一个,这喝完杯子还可以放办公室喝水用呢。我买一个!”

“如果加灯,就再加5块钱,一共20块钱。”

“20块?那不是还好,我要买!”

这个发光冰淇淋的成本很低:大半冰块,加满雪碧,几毫升彩色糖浆,顶上旋朵冰淇淋。唯一亮点,就在瓶底凹处,贴了一块发光LED,向上折射到冰块,照亮整瓶,看着就开心。

我俩端着这瓶东西行走在青石板路上,在夜晚显得特别炫。至此,不用询问他对我这野导游是否满意了,因为他为了表达对我的充分肯定和感激,请我吃了这个发光物体。





 

 

 

娅绮爱的环境,就是如此的不经意,看似身旁凡物,却叫满心充盈。

 

来源:魔女·娅绮

评论
热度(1)
© 娅绮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