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武术冠军,亚运会冠军;现任马来西亚国家武术队教练。
 

本真情感:中古厨房

本真情感:中古厨房 - 魔女·娅绮 - ~☆魔凌剑影☆~


本真情感:中古厨房 - 魔女·娅绮 - ~☆魔凌剑影☆~

 

本真情感:中古厨房 - 魔女·娅绮 - ~☆魔凌剑影☆~

 


感谢科技的发展,使我对自己喜欢的事物有更多的获知渠道,一直以来,我对旧物都有着特别的情感,不仅仅因为它们有些曾出现在我儿时的生活里,还有因为这些东西超越我的年龄,似乎出现在我前世的生命里。知道旧物仓是好几年的事情了,却在今天才有机会到那里,更没想到会在那里蹭上一餐饭,而且还在临走时获赠主人古法熏制的茶叶。也许还是应着那句话:无需着急,水到自然渠成。

别人眼中,这些旧物是垃圾堆,却是我和函璟这类人的最爱空间,和他们夫妻俩喝茶聊天,我总是会想起西树——一位初次见面就似相识已久的老朋友,其作品《午后的时光》由我收藏的微缩手工艺人,同样的语调柔和,同样的苗条瘦小,同样的使他人不觉得有攻击和压力感。也许就是这份溪水般的柔韧,才能让他们做出一般人做不到的事情。四年前来厦门,第一次在32HOW里感受到复古与多种艺术形式的碰撞,瞬间就爱上了这个空间。今天我才知道,原来函璟就是这个空间的创造者,而我那次在一本杂志上看到的关于花砖的特别报道,就源于他这个收集和研究者。有时感觉遥远的、与自己不相关的人物,其实只是不同领域罢了,如果都是在各自领域做专的,那一定有共同点,总有一天会相撞。我们大概就是这样。

本真情感:中古厨房 - 魔女·娅绮 - ~☆魔凌剑影☆~

 

本真情感:中古厨房 - 魔女·娅绮 - ~☆魔凌剑影☆~

 


 


 

本真情感:中古厨房 - 魔女·娅绮 - ~☆魔凌剑影☆~

 

本真情感:中古厨房 - 魔女·娅绮 - ~☆魔凌剑影☆~

 


“我总是容易让大家失望。“大家都诧异我与他们想象中练武的人不同,我开玩笑地这样自嘲。聊到大家“印象中练武的人模样”,说一般肯定是习武人的装扮,比如中式盘扣服装,我夸张地模仿了“大师”端坐的模样,惹得他们夫妻俩仰头大笑,连说:“是!是!很像!很像!”

“因为他们内在缺乏这些,所以才要靠外在这种打扮去标榜自己。事实上真正拥有的人,根本无须去标榜什么,因为他本来就有。”函璟这段话直通我心深处,我深表认同,如果刚开始是因为他做的收集旧物这件事情,那么现在就是因为相同价值观了,物以类聚,我更喜欢他们了。

旧物仓里开设了一个烹饪操作间——中古厨房,除了食材新鲜,碗碟瓢盘垫都是旧东西,正如我梦想中的就餐环境一样。新鲜蔬果和烹饪食材娇艳欲滴,放在老木桌面上尤为诱人,无论是干货炖萝卜、咖喱秋葵、黑米饭……都因为周围而加分,更别说她们特别买的糕点:凤梨酥、老婆饼、豆沙包……令我无比充实、满足。这种对进食的充实和满足已很久未曾有过,因为在吃完这顿后一直到晚上睡觉,我都不曾有过嘴馋的念头,这在平时是不可能的。

本真情感:中古厨房 - 魔女·娅绮 - ~☆魔凌剑影☆~

后来我问仓里有什么东西适合给我拍照,大家递来一件镇仓之宝给我。这是一个竹制衣叉,竿子结节硕大,显得风骨异常,时光与磨砺使整只物品呈深红色,表面厚厚一层包浆,又自然开裂成纹,顶端固定着一个U形竹节作为叉头。能搭配我这样独一无二“侠风”的,它果然是全仓最适合。

若不是时间匆忙赶火车,我真愿意在这里待上整天。离开时,函璟又送了我四罐茶叶,我看了看,糙体书写着“再山古法制茶”,然后又让仓员给我拿了一本杂志。后来我仔细翻看了这本有关他报道的内容,介绍他寻迹武夷山深处,在桐木关的古烟楼里和制茶人一起手工熏制、流泪研茶。这才回悟刚才与他聊天时,他说:“茶树一年一次采摘,制作的话一年也只有一次,如果做不好,那也只能等到明年再来。如果我还能再活50年,那也只能再做50次而已。”

看着文字,翻着相片,脑海回想着刚才的对话,突然间就很感动,佩服这样有耐性做一件辛苦、纯手动、不商业、不赚钱、与现今商品经济社会不符的事情的人,也羡慕这样有能力做一件自己喜欢的、不求功利的、无需计较成本的、对非物质文化传承的事情的人。

本真情感:中古厨房 - 魔女·娅绮 - ~☆魔凌剑影☆~

 

评论
© 娅绮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