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武术冠军,亚运会冠军;现任马来西亚国家武术队教练。
 

“私人定制”书画小品

“私人定制”书画小品 - 魔女·娅绮 - ~☆魔凌剑影☆~


“私人定制”书画小品 - 魔女·娅绮 - ~☆魔凌剑影☆~ “私人定制”书画小品 - 魔女·娅绮 - ~☆魔凌剑影☆~

  

当我穿过桥底走到另一端时,我这才想起来,山塘老街,原来就是3年前我曾来过的这条河畔老街。那次我逛到这里,实在饿到不行,在一家小店点了馄饨和肉棕,说这是当地特色美食,我硬是吃到撑也没感觉出来。

只不过,彼时,它日光素面、游人稀疏。此时,夜晚霓虹、游人接踵。披上华丽灯光,建筑会换了模样,原来外在装扮真能彻底改变形象,无论是人、是景,都一样。

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古镇、老街、旧屋子,就和红灯笼、小酒馆扯上不可分割的联系,且一定少不了浓郁丽江风,游荡其中的不少是“寻找自我”的文艺青年。正值入夜,咖啡馆、小酒馆灯光炫丽,不同的音符从里面跳出来拉客,惹得我心里痒痒。因为,我饿了,饿了好久。

刚才入街前走过山塘书院,见一老人在灯下绘画,这里位于小道,来往行人很少,老先生全神贯注于笔墨,所有作品摆在一旁。我朝他打了个招呼,简单聊了几句,便马上决定请他现场帮我作画。

老先生姓夏名仲石,74岁,画小品一挥而就。他跟我说:“我画的又不是旅游商品,我又不赚你钱。”有过路人随口问:“这些都是你画的?”老先生很较真,停下手上动作回答:“你不信可以去百度搜我名字,我画了一辈子,这把年纪了,还骗人吗?”惹得我们“呵呵”笑。

 “你把名字写下来。”他把本子递给我,我见到上面已经写了不少,都是之前请他来署名创作的。他拉下老花眼镜仔细看了一下我写的名字,问:“男的女的?”

“都是女的。”我回答。

“哦,你要告诉我是男的还是女的,因为是不一样的。我要知道的。”他的眼神透过老花眼镜上边,直视着我。

“嗯,都是女的。”见他确认了第一个名字后,挑了张粉底小笺,我特意对他补充,第一个名字是我。

“哦,第一个名字是你。”老先生嘟哝着重复了一遍,始终没有抬头,自顾准备着画笔。我的私心是,或许他现场捕捉到我些许特点,为我创作出更“私人”的作品。但目前看来,他没有特意“捕捉”。

老先生用毛笔在小笺细细柔柔地写下我的名字,他每划一笔,我的心也随之轻软一下,他把我的名字写得工整而好看。我可以拿它做印章了。我在心底赞。

他蘸了色,在笺上落笔的霎那,我心里头也开了花。绿色,没想到他用绿色,这绝对比红色令我心欢。老先生怕我等着无聊,对我说:“你去好了,你去玩好了,等会儿玩好了到我这里来拿好了。”我摇摇头,告诉他我就是想看着他画。如果不知道过程怎样,结果呈现在眼前也没有多少份量。

他画得仔细,碧绿荷叶、桃红荷花、盈巧蜻蜓、水草对虾……没多少功夫,一副夏日水塘展现,老先生署了一个“静”字,一下子活了想象:盛夏的午后,蛙声与蝉声交响,微风吹拂荷塘,蜻蜓在荷尖上享受着摇篮……

直到他将我给的名字全部画完,见我一直微笑没说话,他把画递给我时,问:“还满意吧?不满意可以重画的。”我赶忙摇头,就凭着老先生这份态度,已足够令人感动,饿等换来欣赏到整个过程,多么值得。

高手在民间哪,我认为凡能几十年钻研技艺,且谦卑正直不摆谱的,就可以称大师了。一张“私人定制”的小品,使这晚更添意义。

谢谢这份祝福,“娅绮事业年年富余”!

 

 

“私人定制”书画小品 - 魔女·娅绮 - ~☆魔凌剑影☆~

 

“私人定制”书画小品 - 魔女·娅绮 - ~☆魔凌剑影☆~

 

“私人定制”书画小品 - 魔女·娅绮 - ~☆魔凌剑影☆~

红灯笼、小酒馆,木牌字、玩忧伤,全中国的古镇都变得一样了。

幸好,因为一张"私人定制"的小品,我的今晚变得不一样了。

 

 

 






同步自网易博客 (查看原文)

评论
热度(2)
© 娅绮 | Powered by LOFTER